2017年136期码报 > 玄幻小说 > 公子千秋 >章节目录第六百七十八章 临行密嘱
    短短五六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平稳了几十年的金陵城就犹如一锅沸腾的油中不断泼入冷水,时时刻刻都会爆出让人心惊胆战的油星子。

    无论是嘉王被爆出在封地上的各种罪状,被皇帝派出武德司都知韩昱前往召人回金陵,还是朝中某些官员的各种罪状集体爆发,又或者裴家被墙倒众人推,最终彻底倒台,全都比不上新册封的太子殿下即将前往北疆劳军,“顺带”护送那位晋王返回北燕号召兵马勤王。

    谁都不觉得,大吴会和北燕同仇敌忾地消灭叛党。

    而随行的人也让很多人看不懂。因为武德司的人几乎倾巢出动去了西北召回嘉王,所以此次出动的是玄龙将军严诩,领玄龙校尉三百,此外则是御前马军一千,步军两千。

    而这些比较正常的配置之外,新太子殿下竟是说动皇帝,以越千秋和周霁月为太子左右卫率,武英馆诸少年为东宫侍卫,总共六七十人随行护卫,这就不知道惊掉了多少眼珠子。

    越千秋就算了,可白莲宗那位周宗主……之前以女子封侯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当官?

    所幸周霁月一连三篇情真意切的上书也同样在官场民间流传,引经据典,文词优美,字迹秀挺,引来了不少称赞,虽说皇帝并未收回成命,但总算是把非议给压下去了一些。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位新太子殿下的力挺,皇帝亲自点头,没人打算在这种风口浪尖上和现任皇帝以及将来的皇帝唱对台戏。

    而且,政事堂三位宰相在某些事情上或许有纷争,可此次全都站在了皇帝这一边。不少人发现,不知不觉,朝堂上站着的官员已经换了一茬,其中很多都是十年之中崛起的新锐。既有书香门第,也有世家子弟,更有寒门学子,而便是这样一批人此次扛起了大旗。

    毕竟,针对那些在此次风波中倒台的人家,抄家的固然是三司,但抄完之后负责下狱、审理、定罪的却是这些新锐官员,那雷厉风行的作风,一时竟是让金陵官场为之一肃。直到这时候,方才有人在私底下议论起楼英长曾经潜伏在大吴这些年探听到的那些阴私。

    很显然,当时皇帝不想发难,因为那明显是北燕秋狩司的煽风点火之计??上衷诜缤饭?,楼英长的脑袋高悬金陵城头,而无头的尸身曝晒在外,于是,当初那些被揭短之后一度被轻轻放过的人,如今一个一个都被定了罪,或罢官去职,或直接下狱!

    但这些官场上错综复杂的角力,越千秋却根本没时间去过分关注。因为他正要面对一个非常无奈的事实——此次出行不得不需要一个文官领头,结果,皇帝挑挑捡捡,群臣来回扯皮,最终推出来的人物,竟是让他觉得又回到了去年出使北燕那会儿的光景。

    毫无疑问,打头的是刚刚升任大理寺卿,兼任太子詹事的越大老爷!

    临行前的这天晚上,越府鹤鸣轩灯火通明。主位上坐着越老太爷,越大老爷和严诩分坐两边,而越千秋则是挨着严诩坐,把越大老爷下首那种难捱的位子让给了周霁月,竟是此次前往北疆霸州除却那位新太子之外所有最重要的人都齐聚一地。

    越老太爷轻轻用手指敲了敲扶手,笑着说道:“老大和千秋自不必说,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孙子,阿诩和霁月丫头被我叫到这来,肯定都以为临走之前,我要面授机宜是吧?这话既对,也不对,今天不是我给你们面授机宜,而是另有其人?!?br />
    说到这里,这位在家中朝中全都权威极高,说一不二的老爷子,却是站起身来,随即用几分埋怨的口气说:“皇上召他们去宫里说话岂不是更好?这样借我的地盘把人都聚在一起,回头恐怕又有御史要逮着我弹劾一本,说我越权了?!?br />
    “你怕什么弹劾?你这几十年官场下来,弹劾你的奏疏足够堆满几间屋子了。有道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你都已经没皮可掉了,还怕什么烫?朕若不是因为宫中见人动静太大,建真那边也不方便,反而是你这边自在,也不会让你出面?!?br />
    随着这话,却只见屏风后头皇帝不慌不忙走了出来。除却周霁月颇为吃惊,其他人顶多只是稍稍诧异一下,却是齐齐站起身来。而越千秋极其淡定地看着笑眯眯的爷爷,心想除却小胖子,此次出动的几乎都是越家相关人士,也难怪皇帝选择了直接跑到这里来说话。

    他压根没去想自己把周霁月算成是越家相关人士有什么不对,目光忍不住往皇帝身后看去,等发现空空如也,并不见自己刚刚见到皇帝时联想到的小胖子,他不禁有些意外。下一刻,他就只听皇帝开口说:“千秋,四郎没跟朕来,你不用找了?!?br />
    “呃……”越千秋顿时有些小小的尴尬,摸了摸鼻子就赶紧随着其他人一块行礼。

    而皇帝伸出双手按了按,示意众人坐下,自己却就这么站在了当中:“今日借越家这鹤鸣轩见大家,只因为有些话不适合在宫里说,而且,朕也不希望那些话被人听到,尤其是四郎。北燕皇帝遇刺来得突然,萧敬先的那道密旨也来得突然,最近金陵这些事更是突然?!?br />
    “你们不是朝中某些迟钝的文官武将,想必有自己的判断。没错,不论北燕还是我大吴,都仿佛被人在背后推着,于是不得不去做很多事情,有些步伐更是迈得太快!比方说,朕原本并不打算这么早清查裴家,不打算这么早召回嘉王,不打算这么早清理官场,但毒瘤既然爆发,那么朕不可能再像从前那些年一样忍着,只能切掉?!?br />
    说这话的时候,皇帝语气冷峻,和一贯的温和宽厚截然不同。

    “之前楼英长潜伏大吴多年,揭出很多朝官阴私的时候,朕没有发作,因为那时候两国之间很可能爆发国战,朕不能冒着外患之下还要爆发内忧的危险??上衷诓煌?,北燕既然自顾不暇,朕若是再不腾出手来收拾内忧,就错过了良机?!?br />
    皇帝亲口承认近日内内外外一系列事情仿佛有推手,越老太爷有些意外,但严诩却并不意外。他更是注意到,在这种本该正襟危坐的场合,越千秋竟然正在和周霁月打眼色,虽说知道那不是打情骂俏,而是互相交换意见和看法,他还是不禁暗叹这年头的孩子比他胆大。

    他那会儿也就敢对母亲使性子,至于对皇帝舅舅……好吧,他一直都是对人敬而远之的。

    因此,如今深切体会到皇帝这份职业有多麻烦和艰难的严诩,便很给面子地恭恭敬敬第一个开口问道:“皇上既然对此行有所考虑,还请吩咐,臣等自然会牢记在心?!?br />
    皇帝有些讶异地看了一眼严诩,见其这个将军没当多久,可坐在那儿竟是真有几分军营中出来悍将似的端正坐姿,一时不由莞尔道:“阿诩你这么和朕说话,朕倒是不习惯了。老实说,此行霸州之后,应当怎么做,朕和越老爱卿等人已经商量过很多预案,但是……”

    他骤然语气转厉:“但是计划很可能赶不上变化,因为幕后指使刺杀北燕皇帝,在北燕发起叛乱的人,在我大吴做出连日这一系列事情的人,再加上萧敬先,没有一个是真正省油的灯。最重要的是,对于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到底想怎么做,我们没有把握?!?br />
    越大老爷很想说没有把握不如谨慎行事,可这是皇帝和宰相们以及他所不知道的某些皇亲以及高官商议的结果,他虽说已经迈入三品行列,可还资格不够,最终没有贸然开口。果然,下一刻,他就庆幸起了自己的谨慎。

    “之前楼英长曾经讽刺阿诩,说他是把四郎当成了诱饵,那一次是意外,但也让朕看到了千秋和霁月两个当年的孩子,现在的少年才俊联手迸发出来的力量。所以,这一次,朕确确实实是把四郎丢出去当诱饵?!?br />
    嘴里说着这分明冷酷到极点的话,皇帝脸上表情却很复杂。

    “朕只有这一个儿子,当年心意不定,所以让他被宠坏了,这些年虽说言传身教,又有千秋常??馓岬?,他终于成熟成长,但还是不够。这天下有多难坐,朕希望他亲自去走一走看一看,亲自在血雨腥风中去体会一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此话不假,可一旦觉得身为天子的权力和尊荣都是理所当然,那么才是养废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没有给任何人插嘴乃至于打断的机会,直到这时候,皇帝才顿了一顿,随即神情郑重地举起双手,竟是对左右下首四人略微一拱。

    见他们慌忙齐齐起身还礼不迭,他才沉声说道:“此行朕会给你们临机处断的最高权限,必要的时候,接管一州一路,乃至于整个北疆!”

    这一次,不止越大老爷,就连越千秋也倒吸一口凉气。然而,让他更没有料到的是,越老太爷竟是突然开口说道:“老大,你带着阿诩和霁月先回避一下,皇上有话单独吩咐千秋?!?br />
    周霁月有些担心地看了越千秋一眼,见他丢了个尽管放心的眼神,她想想这是在越府,理当无事,最终就起身跟着越大老爷往外走去。反而严诩微微皱眉,拽了越千秋到一旁多吩咐了几句:“一会儿别死犟,有什么话先答应下来,回头我帮你想办法?!?br />
    “师父你就放心吧?!痹角镄σ饕鞯刂苯影蜒馅纪磐馔?,等亲自目送人出了鹤鸣轩,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有些烦躁,连日越影都不见踪影,此刻是一如既往就在暗处防止有人接近呢,还是早就不在金陵了呢?想着这些,他掩上房门,最终回到了原位。

    “皇上和爷爷要吩咐我什么?”

    对于越千秋把自己和越老太爷并列,皇帝并没有生气。事实上,如果真正说起来,越千秋大逆不道的次数多了,尤其是给小胖子起绰号还明目张胆叫出来这一点,足够任何一个皇帝把他的脑袋砍上几十回。

    盯着这个当年闻名不曾见面,后来一见面就觉得很有意思的少年,他微微出神片刻,这才字斟句酌地说:“千秋,你的母亲虽说拒绝了册封,但朕希望,你能把朕当成你的外祖父?!?br />
    这么一个开场白实在是有点突兀,因此越千秋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刹还?,他就笑了起来,爽快地点头道:“好??!只要别让我叫太子殿下舅舅,我可以让皇上占这个便宜?!?br />
    越老太爷顿时气乐了:“你小子怎么和皇上说话的?什么叫皇上占你便宜?”

    “因为皇上也好,爷爷也好,全都吃不准我的身世,不是吗?”越千秋压根不接占便宜这个话茬,耸了耸关键,随即笑眯眯地说,“反正我早就说过,我只当自己是越家的孙子,现在皇上说要认我当外孙,除却无缘无故矮人一辈很让人郁闷,其他的没什么不好?!?br />
    “是啊,朕不知道你的身世,甚至也不能确定四郎的身世?!被实勖辛嗣醒劬?,淡淡地说,“如果是八年前,后宫中还有两个待产的妃嫔,那么朕也许会三心二意,但现在情势已经不允许了。四郎在朕眼前长大,哪怕朕真的被人骗了十几年,朕也认了!”

    一如当初在萧卿卿面前说这一番话时的斩钉截铁,此时此刻,皇帝的口气便犹如寒冷冬日里凛冽的北风,不带任何温度。

    “身为君王,有时候哪怕对亲生儿子都不得不狠下心来,所以朕此次不得不把他放出去磨砺。朕给了他朕最信任的人在身边辅佐,除了你们之外,还会给他最多可以调动的资源。只要他能平安回来,不犯大过,那么这天下就是他的??扇绻痹瞬患?,朕就算再痛恨嘉王一系,也不得不做出最坏的选择?!?br />
    尽管刚刚已经大致算到皇帝的这种抉择,可越千秋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想幸亏他不是皇子……可下一刻,他那庆幸就完全无影无踪了,因为越老太爷也说了话。

    “千秋,我一直都当你是亲孙儿,你可千万别被人诳去北燕娶公主,当王爷。当初小四先斩后奏,我虽说无奈接受了既成事实,只是抽了他一顿,可换成是你就没那么便宜了。我已经为了北燕搭进去一个现在都还没脱身的儿子,绝对不想再搭一个孙子进去!”

    “记住,你是我的孙子,是皇上的外孙,没有第三个身份!”

    第五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