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36期码报 > 玄幻小说 > 公子千秋 >章节目录番外四 将来(上)
    在豪宅林立的金陵城中,突然有一座原本被抄家封存的宅邸打开,随即官府派人重新整修,又运送来一大批一看便材质不错的清油家具,继而大批仆人进入,这对于素来最重视这座帝都中任何一丁点格局变动的富贵人家来说,自然是一个很不小的消息。

    然而,当最终这座人们暗中猜测的宅邸终于迎来了主人时,窥探的眼线几乎顷刻之间就撤得干干净净。原因嘛,自然非常简单,因为第一个带着一大批随从呼啸而来的人,竟然是当朝太子!自从有人窥伺太子的行踪而被发配到岭南数星星之后,再也没人敢这么做了。

    再者,匆匆退避的人在路上还看到,以越千秋这等在金陵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跋扈家伙为首,不少年轻人纷纷打马扬鞭前往之前他们盯着的那座府邸,仔细看看全都是武英馆里的那一批,自然也就想当然地认为,那府邸是皇帝特赐给太子又或者武英馆的。

    在一个个眼线想当然地回去向自家主人禀报时,志得意满的小胖子已经在府邸大门口下了马,大步从正门口进去,他东张张西望望,对那焕然一新的前庭非常满意??垂巴ブ醒氲恼?,左右跨院,他就来到了中门,可还没来得及进去,他就听到外间一阵喧哗。

    知道是其他人来了,他也不忙着踏进后院,转身就朝外走去。等到一打照面,见一个个人躬身行礼,有的叫太子殿下,有的直接叫殿下,还有如越千秋这样熟不拘礼的则是笑吟吟做个揖就当见过了,他也没放在心上,只冲着被几个女孩子围在当中的萧京京努了努嘴。

    “萧姑娘,你看看这宅院满不满意?今天大伙儿替你来温居,你要是觉得不满意,我立刻捎话给工部,让他们重新再设计修缮!”

    送了母亲的骨灰去北边,依照遗言撒入那些指定的地方,随即又在令祝儿和庆丰年的陪同下悄悄在北边转了一大圈,当萧京京再次回到金陵时,已经是两年之后了。当初那个不谙世事娇纵任性的小姑娘,如今没了那种不知人间疾苦的天真,但圆滑两个字却依旧没学会。

    “太子殿下,我只是说要找个地方作为红月宫在金陵城的大本营,可没说要这么招摇???这座宅子可是从前那位裴相爷的宅邸,封存这么久如今突然为了我打开,到时候别人会怎么说?我看这地方是很好,日后不如就作为太子殿下你的别业,大伙儿也多了个聚会的地方!”

    小胖子不禁一愣,随即就苦着脸说:“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我就是在父皇面前随口提了提,是父皇说当初裴旭的宅子不错,空关着浪费可惜,不如赐给红月宫的……”

    听到这话,好几个人惊咦了一声,还是越千秋拍了拍手道:“咱们的皇上素来赏罚分明,这一次萧姑娘大老远地跑了一趟北燕,打听到很多虚实动向,自然有功,这座宅子不是赏给红月宫的,而是赏给你个人的。当然,你要是觉得烫手,捐出来给大家日后聚会也并无不可?!?br />
    话音刚落,萧京京就恼火地叫道:“既然是皇上赏功勋,我有什么不好意思收的,你都已经是郡公了,还好意思和我抢东西!红月宫反正现在人手不多,也不可能在金陵城这么扎眼的地方放一堆人,日后我这儿空得很。宋姐姐和峨眉三位姐姐尽管过来住,周姐姐我也举双手欢迎……唯独你,越千秋,以后你给我少来!”

    听到这种不受欢迎宣言,越千秋呵呵一笑,却是用小指头掏了掏耳朵,还非常无所谓地拿到面前轻轻一吹,直到把萧京京给气得扭头就走,一大堆男男女女们笑呵呵地围了上去问东问西,就连媳妇儿也暂时丢下了他,他这才耸了耸肩。

    可紧跟着,他就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不用侧头,他也知道那是还没跟进去的小胖子,当下就随口说道:“别误会,不是帮你说话,我觉得皇上真心是这意思?!?br />
    “你是我父皇的儿子,还是我是我父皇的儿子?”一句如同绕口令似的话说完之后,小胖子就压低了声音,“你别打岔,这次父皇的态度真的很奇怪,我也是想着萧京京是萧卿卿的女儿,红月宫的宫主,这次从北边回来小有功勋,所以提了提,谁曾想父皇会这么大方?!?br />
    说到这里,小胖子甚至还朝四周围望了望,颇有些鬼鬼祟祟,声音又压低了不止一个八度:“而且,是工部来整修的房子,这代表什么你明白吗?平常就算是你家老爷子,赐第之后工部来修缮修缮,这是可能的,一般大臣压根就没这待遇!说白了……”

    小胖子停顿了一下,对着漫不经心的越千秋一字一句地说:“那是皇族的待遇?!?br />
    在小胖子起头解释这件事很奇怪的时候,越千秋就已经意识到了一点玄虚。再说他对萧京京的身世本来就猜测挺多,这会儿就故意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你担心那是你姐姐或者妹妹?”

    “姐妹又不是兄弟,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萧姑娘比我那些姐姐妹妹开朗多了,没心眼,不算计人,我那些成天扭扭捏捏的姐妹都要照顾,照顾她有什么?”小胖子一副我很大度,我不计较的表情,可在越千秋那玩味的目光之下,他最终还是露了馅。

    “我就是担心,萧姑娘她母亲……”

    “人已经烧成灰了,你还担心什么?”越千秋哥俩好似的和小胖子勾肩搭背进了中门。果然,这会儿人都已经早没了,想来是三三两两去参观这座昔日宰相豪宅。他知道小胖子的随从一般只要看他们在一起都会主动回避,当下少不得把小胖子的脑袋拉近了一点。

    “就算真的过去有什么,从萧卿卿临死之前皇上都没去看过,你就应该瞧出一点端倪了。再说,萧京京是不是萧卿卿的亲生女儿,这都根本没办法考证。所以你愿意把她当成姐姐或者妹妹看待,这很好,没关系,但你可别让太子妃误会了!”

    小胖子登时恶狠狠地瞪了越千秋一眼:“只要你别到她那边去乱说话,她怎么会误会!”

    “这可说不准。也许她看到你召集了这么多人来替萧姑娘温居,然后就……”越千秋故意拖了个长音,见小胖子已经是被自己撩拨得勃然大怒,他这才打哈哈道,“好吧,逗你玩的。出来之前我就已经在太子妃那儿打过了招呼,一大堆人不过是借这个机会聚一聚吃吃喝喝。太子成天忙得脚不沾地,还要被大臣时时刻刻盯着,偶尔放松一下而已?!?br />
    见小胖子面色稍霁,他就坏笑道:“对了,我还特别邀请了太子妃,说不定人会过来?!?br />
    这一次,小胖子是货真价实变了脸色。他这个媳妇是自己挑的,可成亲之后,他才知道那种该真性情的时候真性情,该绵里藏针的时候丝毫不含糊,这种性格有多厉害。被人顺毛捋的时候固然觉得这妻子真体贴,可一旦被她说起来,那还真是够头疼的!

    于是,他再也顾不得姐姐妹妹那什么顾虑,急急忙忙转身出去,却是忙着和自己那些随从去串口供了。难得出门,他今天特地早出来,然后在几个听说挺新奇的集市逛了老半天,如果这点小事被他媳妇知道了,虽说不会到父皇那儿打小报告,可他却少不了吃两天苦头。

    须知太子妃一句最常说的话就是,想干什么去父皇那儿说一声,否则私底下偷偷摸摸被人捅到父皇跟前,那不是平白送给人一个告你状的机会?

    用太子妃作为幌子,三言两语送走了心急火燎的小胖子,越千秋抱手站在那儿,足足好一会儿方才呵呵笑道:“皇上虽说很满意太子妃,可要是看到太子现在这样的态度,恐怕就得暗自嘀咕太子惧内了。老爹,你说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越小四在现身的同时,颇有几分悻悻然,“我就不信你这耳目功夫被你师父训练得这般灵敏!”

    “要想知道你在附近,那当然很简单?!痹角锴崆嵋《攀?,笑容可掬地说,“娘亲自给你绣的香囊,我不信你敢不戴。里头的香料是我特意调配好的,清淡却特别,我的鼻子可是很灵的……”

    否则,就这么个神出鬼没的越小四,他万一在外头办什么隐秘的事情时被人窥破,那岂不是麻烦至极?就算是自己人,平白在人手里落一个把柄那可不划算!

    见越小四登时气得够呛,越千秋立刻轻飘飘岔开了这个话题:“老爹你没事跑到这干嘛?”

    “还用说吗?当然是为了那个不肯嫁人的小十二,还有里头那丫头?!痹叫∷耐员吣强酶崭兆约翰厣砉氖魃纤姹阋豢?,这才沉声说道,“平安说自己当年受她嫡母的那点情分要还,可人都没了,都不知道还给谁,当然也就着落在这两个和她有点关系的丫头身上?!?br />
    “停,停!”越千秋本能地伸手阻止越小四继续往下说,“十二公主好说,毕竟是姐妹,可萧京京和她没关系吧?”

    “也许没关系,也许有关系?!痹叫∷暮偃灰恍?,随即吹了一声口哨,“萧卿卿和北燕皇帝春风一度固然是后来被人算计,可当初她跟着萧乐乐南来,眼看萧乐乐和咱们皇上不清不楚,你觉得她会怎么想?她和萧乐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性格,生出同样的心思不奇怪?!?br />
    面对越小四这不知道有证据还是没证据的胡说八道,越千秋只觉得嘴角直抽抽:“你干脆说萧京京不知道是皇上还是燕帝的女儿得了?!?br />
    “我可没这么说,这么说的是你?!痹叫∷暮敛豢推胤泶塘嗽角镆话?,随即就朝着那喧哗声渐大的内院努了努嘴,“武英馆中不错的小家伙很多,让你媳妇和几个姑娘使点劲,让萧京京挑个好的,以防有人乱点鸳鸯谱。小十二也是一样,小小年纪玩什么心如止水?”

    “你以为都是你这么厚脸皮吗?”越千秋只觉得越小四实在是吃饱了没事干才来干这种催婚的事,干脆撂下人径直往里走去,同时头也不回地嘀咕道,“武英馆里大家伙都是把彼此当成兄弟姐妹,要撮合还要等现在?早就成了!”

    “是啊是啊,我忘了不是人人都像你和庆丰年,下手快,感情从娃娃抓起!”

    没等越千秋一怒扭头找自己算账,越小四溜得飞快。但上树之前,他也不怕暴露行踪,慢条斯理地说:“至于我刚刚说的话,自然不是信口开河。同病相怜的不止你们三个,还得再加上那丫头。你和太子都有主了,不如让阿容把萧京京又或者小十二娶了也不错?!?br />
    “呸呸,快滚,谁要你拉郎配了!”越千秋恼火地一个飞身上树打算去踹越小四,结果那一脚蹬得树干好一阵震动,正主儿却已经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他只能悻悻呸了一声。

    越小四说的言之凿凿,其实他也早有相应的猜测,只不过一直懒得说。他和小胖子再加上甄容三个男人也就算了,牵扯人家一个女孩子岂不是没事找事?他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没理会直到这会儿也没回来的小胖子,大步朝内院走去。

    循声找到后花园,他才刚进月亮门,就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嚷嚷声:“我就说越千秋绝对会哄了太子去干活,又或者干脆把人撇下独个过来,我没说错吧?愿赌服输,你们输了吧,把你们身上的钱全都交出来!”

    最后这半句话的霸道程度,越千秋忍不住为之侧目,等看到那个正示威似的瞪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萧京京,他暗叹岁月还真不见得能完全改变一个人,随之就懒洋洋地说道:“萧京京,拿我和太子开赌,你还真敢??!红月宫是不是想掉级,嗯?这武品录可又要重修了!”

    事到如今,掉级这种理当不该是这个年代的话,他已经丝毫不怕人听不懂了。见四周围一片寂静,随即立时哄闹了起来,他就笑眯眯地说:“武品录明年重修,不止萧京京,我也好,大家也好,全都有份。这一次,大家一鼓作气,把话语权再夺一部分回来!”

    “我们武人没给他们文官定品,凭什么他们要给我们定品?这个定品机构,我们要重新建,不能全都让他们做主!”

    激起了众人同仇敌忾的情绪,越千秋这才冷不丁说道:“不过要办好这件事,还得有一个重点。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大家自己看看,咱们中间老大不小的男男女女有多少?是不是自觉一点,彼此配个对,等武品录重修完就可以成亲去了?”